蕪湖最大的綜合型廣告發布平臺
聯系電話:400-052-1890
首頁 >> 廣告知識 >>  經典廣告詞

臺灣奧美經典文案:《左岸咖啡館》系列

時間:2016-01-03 13:43:02} 點擊: 【字體: 收藏


  咖啡館,一個講述故事與經歷故事的地方。

  你喝咖啡嗎?你愛喝咖啡嗎?

  你喝咖啡是為了它的名字?還是為了喜歡它的味道?

  你喝咖啡是為了打發時光?還是真的在品嘗著其中的味道?

  先別忙著回答我這個問題,

  仔細想想,

  然后你會有答案,

  左岸人文情懷,

  臺灣奧美出品。


  《左岸咖啡館》系列文案運用年代、人物、情節為讀者創造了一個個身臨其境,頗具回味的咖啡館場景。

  【統一左岸咖啡默劇篇】

  下午5點鐘,

  是咖啡館生意最好的時候,

  也是最吵的時候。

  窗外一位默劇表演者,

  正在表演上樓梯和下樓梯。

  整個環境里,

  只有他和我不必開口說話,

  ——他不說話是為了討生活,

  我不說話是享受,

  不必和人溝通的興奮,

  我在左岸咖啡館,

  假裝自己是個啞巴。

  【左岸咖啡館打烊篇】

  等到角落里的那個客人回家之后,

  咖啡館里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,

  咖啡館里最后的一位客人,

  擁有一項特權——

  可以挑選自己喜歡的音樂,

  同時,侍者會再端上一杯咖啡,

  表示他并不急著打烊,

  我在左岸咖啡館,

  一個人慢慢等待打烊。

  【左岸咖啡館明天見篇】


  明天見,

  Demain(法語“明天見”),

  離開咖啡館的時候,

  大家都會說明天見,

  Demain,

  在這個地方沒有人說再見的,

  而是說明天見,

  因為天天都會來,

  明天,

  大家又會見到面,

  可是,

  明天我要回國了,

  我在左岸咖啡館。

  Demain。

  【下雨喝一下午咖啡】


  聊賴的午后,

  我獨自走在蒙巴那斯道上,

  突然下起雨來,

  隨手招了一輛計程車,

  滿頭白發的司機問了三次,

  “要去哪?”

  我才回過神。

  “到……”

  沒有預期要去哪的我,

  一時也說不出目的地。

  司機從后照鏡中看著我說,

  “躲雨?”

  我笑著沒回答。

  雨越下越大,

  司機將車停在咖啡館前要我下車,

  笑著說,

  “去喝杯咖啡吧!”

  他揮手示意我不必掏錢了!

  來不及說謝謝,

  計程車已回到車隊中。

  走進冷清的咖啡館,

  四名侍者圍坐一桌閑聊著,

  看到我后立刻起身,

  異口同聲的說“躲雨”?

  我笑著不知該如何回答,

  午后一場意外的雨,

  讓我一下午見識了,

  五個會“讀心術”的人,

  喝了一下午的咖啡。

  【上帝、彩票、盲樂師】


  常在廣場演奏手風琴的盲樂師,

  輕易穿過交錯的街道,

  來到咖啡館。

  他對咖啡的熟悉,

  超出我的想象。

  鄰桌一位好廳的客人,

  向侍者打探盲樂師的來歷,

  27歲那年,

  隨馬戲團游走各地的他,

  同往常一樣,

  在表演走鋼索前,

  沒有忘了向上帝祝禱告,

  在眾人的注目下,

  才跨出一步,

  他便從鋼索上落下……

  待者轉頭看著盲樂師,

  壓低聲音“就這樣失明了!”

  侍者突然拿起一份晨報,

  快步朝盲樂師走去。

  盲樂師從呢絨帽中,

  取出幾張彩票給侍者,

  侍者翻開晨報,

  熟練的為他兌起獎來。

  經過一陣小聲交談,

  盲樂師慎重地收起彩票,

  露出笑容。

  侍者為他披上大衣,

  點了根煙給他。

  沒多久后他拿起手風琴,

  奏起快板的布雷舞曲,

  喜孜孜地步出咖啡館。

  和進來時一樣,

  沒有碰撞到任何桌椅。

  侍者來到好奇的客人桌前,

  繼續未完的話題,

  [那次意外后

  他開始買彩票,

  而且一買就是三十年。

  三十年來他未曾中過一張彩票,

  今天也不例外。

  但,

  他始終樂觀,

  因為他總說,

  “上帝欠我一次”。

  【水杯與咖啡杯,距離五英寸】


  那位在咖啡館門口,

  就可以將帽子,

  穩穩的擲在衣帽架上的中年人。

  選定座位前,

  兩度逡巡各個角落,

  最后還是停在靠窗的位置。

  不過,

  并沒有立刻坐下。

  先是調整桌椅,

  然后將糖罐移到桌角,

  才緩緩入座。

  和我上一回見到的相同:

  他把水杯與咖啡杯挪過來,

  移過去,

  試了幾次,

  才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安排。

  普通人喝兩杯咖啡的時間,

  他只喝了一口

  每喝一口,

  又復重同樣的動作;

  調整水杯與咖啡杯的距離,

  他的舉動勾起服務生的好奇。

  于是問:“你在...做什么?”

  他好象不知道該如何回答,

  不停的移動水杯與咖啡杯,

  “我……”起了話頭又陷入沉思。

  一陣長長的靜默后,

  “我在...”

  他指著自己,

  認真的說著:

  “我在喝一杯咖啡!”

  【他從波蘭來】

  旅行的人,

  總帶著脆弱的靈魂。

  他在找一架鋼琴,

  我看見他走進咖啡館,

  想送給E大調,練習曲,

  他只點了一杯卡貝拉索,

  但愛情是交響曲。

  這個時刻,

  人來人往正以練習曲的步調在我們之間進行,

  E大調練習曲,

  便成為離別曲,

  這是1849年之前的事,

  他是蕭邦,

  我們都是旅人,

  相遇在左岸咖啡館。

  【她又要離開巴黎了】


  人們說,

  女子不宜獨身旅行,

  她帶著一本未完成的書,

  獨坐在咖啡館中,

  那是一種陰性氣質的書寫。

  她喝著拿錢……咖啡與奶,

  1比1,

  甜美地證明著第二性,

  不存在,

  那香味不斷地從她流向我,

  絕不只有咖啡香,

  這是1908年中的一天,

  女性成為一個主要性別,

  她是西蒙波娃,

  我們都是旅人,

  相遇見在左岸咖啡館。

  【他帶著微笑離開佛羅倫薩】


  在巴黎,

  微笑可以用法語發音,

  他說微笑的名字叫做,

  蒙娜麗莎,

  即使在安靜的咖啡館中,

  那笑,

  是無聲的,

  一杯昂列,

  讓周邊有了熱絡的氛圍,

  足以上歌手們、樂師門、丑角們,

  都為這一刻活了,

  我看著他,

  與他相視一笑,

  這是1516年,

  他帶著蒙娜麗莎的微笑來到法國,

  他是達文西,

  我們都是旅人,

  相遇見在左岸咖啡館。

  (備注:臺灣翻譯達芬奇為達文西)

  【遇到一位讀到“L”的工人】


  咖啡館的隔壁就是圖書館,

  大家總是先去借本書,

  再到咖啡館里自己習慣的位子。

  然后年長的服務生,

  會端一杯口味習慣的咖啡,

  悄悄放在你的桌上。

  如果有人弄錯位置,

  那一定是新客人。

  光線最好的角落,

  屬于那位五十左右的藍領階級,

  他慣常維持謙虛有禮的樣子,

  但從不與人攀談,

  今天他讀的《狼潘論》(LupusTheory),

  記得前天他還在讀《伐木工人守則》(ALumberjack’sHandbook),

  再上次好象是《瑞士雪車制作法》(LugeProduction),

  真是獨特的閱讀方式。

  由于好奇,

  就到圖書館的架上查看,

 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發現,

  《伐木工人守則》正

  緊貼在《瑞士雪車制作法》的后面,

  原來他是按照字母順序一直讀下去,

  而且已經讀到“L”字頭,

  這樣看來,

  下一本,

  將是《琵琶音律》(LuteMelody)。

  【喝完這杯咖啡,我就要變成別人了】


  他突然轉頭跟我說話,

  胡渣上還沾著鮮牛奶的泡沫,

  可能因為我是東方人,

  和他扯不上任何相干,

  才會主動向我吐出秘密吧!

  “我將加入傭兵部隊。”他繼續說,

  “聽說一旦加入傭兵部隊,

  就可以洗掉所有的前科,

  重新再活一次。

  有關傭兵的話題,

  我還是第一次和人談論。

  這是法國政府特許的。”

  他掏出車票揚了一下,

  我注意到時間是4點。

  “就在巴黎南方不遠的小鎮上,

  有個常設的傭兵招募站。

  一下車就找得到,方便的很。”

  “可是…”實在很難相信,

  這么輕松就能再來一次。

  “可是真的能變成別人嗎?”

  掛鐘已經指到3點和4點的中間,

  而我又找不出更有禮貌的字眼。

  “當然你得先死過去。”

  我的意思是:

  “經歷比死亡更甚的痛苦。

  做滿十年,如果仍然活著,就能退伍。

  新名字新身份只是小事,政府會替你辦好。”

  “那里也有你們日本人噢!”

  他起身的時候這樣說。

  我不是日本人,但我不想解釋。

  【嗜甜的越獄人】


  意大利口音的兩個男人點了兩杯咖啡后,

  便把視線對準咖啡館的大門,

  看著每一位進出的客人,

  自從那位專盜EGONSHCIELE的意大利盜賊。

  第四次越獄成功后,

  人們特別留意出現在身邊的意大利人,

  而我也不例外。

  一刻過去了,

  那兩人已經飲了不少黑咖啡,

  視線仍停在大門,

  而眾人也始終盯著他們。

  又過了一刻,

  才進門的男人奪走了所有人的目光,

  倒不是他濃濃的意大利口音,

  而是他點了一桌子的甜品。

  “你被捕了。”

  喝黑咖啡的男人和同伴忽然卡在那個男人身后,

  “但,不急,請慢慢享用。”

  等他把滿桌的甜品吃完并代他結帳后,

  兩個人才押著他走出咖啡館的大門,

  經過一陣的靜默,

  大家議論紛紛,

  “為什么專偷EDGO的畫?”

  “畫賊為什么愛吃甜品?”

  “為什么畫賊都是在同一家咖啡館被逮進牢里?”

  【摩天輪與圣·拉查爾火車站與咖啡館的收票員】

  走出圣·拉查爾火車站與走出圣·拉查爾火車站的人,

  在那個時刻都有某種漂泊的匆忙感,

  于是,走出來的人便又走進咖啡館,

  只要喝咖啡,似乎就有了下車的終站感。

  “這是像收票員的工作。

  昂列、拿鐵、卡貝拉索…帶你去的地方都不一樣。

  你今天想去那?”

  咖啡館的老館對我說著,同時轉身挑選咖啡豆,

  我看著一罐罐咖啡豆標示回答:

  “即使是收票員,也有想去的地方吧!

  我今天想去摩天輪收票員或圣·拉查爾火車站收票員會去的地方。”

  咖啡館老板嚴肅地回答我:

  “收票員不去任何地方,他只為旅客確定:

  要前往的那個地方,的確是那個地方。”

  不一會兒,咖啡館老板為我端來一杯咖啡

  在強烈純粹的咖啡香中,他說:

  “在出發中...”

  刊載于122期臺灣的《廣告》雜志上的左岸咖啡:

  走出芙伊昂丁花園,

  我聞到他帶著花香、果香,

  他說著:我們是花,是枝,是光,

  直走進咖啡館尋找一種灌溉,

  誰渴了,就來飲,誰倦了,就來沐浴其雙翼…

  他啜飲了一口芙朵奶茶,

  那浪漫的念頭輕易地結束了古典主義,

  使他說出的字都溢著藍莓味與薔薇香,

  這種種氣息與味覺都記憶在1840年的光影集里,

  他是雨果。

  我們都是旅人,

  相遇在左岸咖啡館。

更多經典廣告詞盡在蕪湖廣告設計。

相關文章
蕪湖廣告資源網是蕪湖最大的綜合型廣告發布整合平臺
你可以將你的需求告訴蕪湖廣告資源網,讓專業的廣告人來幫你解決問題~